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 期刊介绍 | 部门介绍 | 在线期刊 | 当期目录 | 理事单位 | 在线投稿 | 在线订阅 | 意见反馈 | 班主任研究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河南教育基教版 / 班主任培训课堂 / 文章浏览
班级合作学习小组建设的思考和实践
作者:史翠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3-11-12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我带的班共有学生51人,这个班的特点是学生学习层次参差不齐、学困生多,学生的学习习惯也较差。为了适应课程改革的需要,响应学校的文化课堂建设,我开始在班里实行小组合作学习,以提高学生自主合作探究学习的能力。下面将我班进行合作学习小组建设的情况与同行们共享。
一、组长管理,形同虚设
合作学习小组始建于我接班后第一学期期中测试后。当时,我最头疼的问题是作业问题,组建合作学习小组的第一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本着“同组异质,异组同质”的小组构建原则,我依据测试成绩从中间对折再对折,把学生划分为A、B、C、D四个层次,全班13个学习小组中,A、B、C、D层次的学生各一人。学习小组建立起来后,我指定学习能力较强的A生为组长,并指导组长以表格形式从作业内容、作业上交、作业评价、作业订正等几方面对组员进行管理。然后,我指导每个小组起好自己的组名、定好本组的口号,设计好本组管理表格,把组员的表现记在小组学习过程记录本上。我不定期检查小组学习过程记录本,并从表格设计的完整性、记录本本身设计所呈现的文化氛围、组长的后续记录几方面进行原品展示或口头表扬。
13个组长都尽心尽力,每天认真地布置作业、督促组员、记录作业……但是,学困生的存在是事实,有些组员作业质量和数量都会出问题,好几个组都有一个令组长无可奈何的组员,有几个组长甚至记下了该组员家长的电话,并定期与家长联系,可是这些组员的作业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我对这样的小组学习产生了疑问,组员之间的合作基础是什么?并开始思考下学期的改进方案。
二、同组同质,加速分化
此时已进入八年级上期,我不再按 “同组异质、异组同质”的小组构建原则建小组,而依照“同组同质,组间异质,强强联合,弱弱互助”的方案重新组建。我不再以分数为依据,而是让学习水平、理解能力、学习习惯、兴趣爱好等各方面相近的学生组合成组,自由组合,组内推荐组长。结果,班里的13个小组实际上存在三个梯度:第一阶梯3个组,第二阶梯7个组,第三阶梯3个组。三个梯度内部每周量化评比,三个梯度三个评价标准,提倡三个梯度间互相竞争:第二阶梯、第三阶梯反思昨天、把握今天、筹划明天,大胆与第一阶梯竞争;第三阶梯与第二阶梯竞争,既参与本阶段的量化评比,又参与跨梯度的量化评比。这样,班里产生了七个评比“单位”,每个评比“单位”均设置一位大组长,负责评比过程与结果公示。
这样一来,埋怨少了,竞争多了。尤其是跨梯度的竞争,充分激发了学生的兴趣,挖掘了学生的潜能。班里每周都有超过上一梯度的小组出现,学生对学习目标与作业内容的争议少了,学习的快乐也初步呈现。但是,一学期下来,尖子生脱颖而出,学困生困居原地。我对小组学习还是有疑问,怎样让学困生有所改变?我又思考着下学期的改进方案。
三、课堂合作,全员进步
此时已进入八年级下期。我重新设定了建组方案:角色定位、角色招募、多边选择、合作互助。我把小组成员身份定位为一位小老师、一位组长、两位普通组员,在课堂学习中,两位普通组员为第一、第二发言人,组长为第三发言人,小老师为第四发言人。组长是小组的主要领导者。小老师以老师的身份出现,直接向我挑战,他还是指导组长和组员的人。组长和小老师分别与一位普通组员同桌,普通组员接受小老师和组长的领导和帮助。学生淡化以往的习惯、理念、分数等因素,依据自己的潜能自由选择角色。在每一个小组中,我不指定组员角色,而是由小老师招募组长,再招募组员。小老师招募完毕,再招募组长,二者互相选择,自由组合;小老师和组长定位后,其他学生以普通组员的身份与小老师、组长双向选择,组成异质组。
本次的四人合作,主要体现在课堂上。课堂竞赛常规化,竞赛内容即课堂学习目标,课堂学习以对学、群学为主。学习目标确定后,学生先组内互助,组内无法解决时可以求助他组,他组也无法解决则交由教师解决,课堂达标检测由组员代表小组交流。基础知识由第一发言人、第二发言人代表小组展示,提高题由第三发言人代表小组展示,难度题由第四发言人代表小组展示。课后作业四个人合作布置。
综观我班学习合作小组建设的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各有特点:第一阶段,注重培训组长,重作业管理,轻课堂合作,组长主动,组员被动。第二阶段,注重竞赛氛围的创设,重不同梯级的挑战,轻对弱势组的帮扶,个别合作组在动,弱势组没动。第三阶段,注重课堂竞赛和过程评价,全员与老师互动,学生开始在学习中构建自我。
由此,我认为,合作学习的关键是在课堂上,小组合作的关键不是在组长而是在组员,组员合作的关键不是在分工而是在组员间的互动,组员间互动的关键不是在“兵教兵”而是在“兵学兵”。小组交流展示时,发言人不只是小组的传声筒,他既代表小组更代表个人,这样才更有利于组员完成从被动学习到主动学习的转变。

责任编辑:小光

公告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校方称:不允许大一新生自备电脑可以防止新生沉迷电子游戏。此举能否成为防网瘾良方呢……>>详细
    有碍学业 理当限之
    信息时代 怎能无之
    不知道
    《教育时报•数学导刊》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