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 期刊介绍 | 部门介绍 | 在线期刊 | 当期目录 | 理事单位 | 在线投稿 | 在线订阅 | 意见反馈 | 班主任研究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河南教育基教版 / 特别关注 / 文章浏览
“我终于有了妈妈!”
——林州市留守儿童生活现状采访记
作者:崔汉琦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6-10-26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林州是全国闻名的建筑之乡和劳务输出之乡。从上世纪80年代“十万建筑大军出太行”开始,林州建筑已发展成为一项重要的基础产业和富民产业,平均每年有18.5万人外出务工,足迹遍布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的300多座城市以及十几个国家和地区。与此同时,因务工人员常年在外,导致部分儿童与父母长期分离,形成了留守儿童群体。
2016年7月8日下午,天下着小雨,记者与林州市教体局副局长栗现芳一起,来到了林州石村小学三年级学生小文的家中。
小文的奶奶笑呵呵地给我们开了街门,小文发现屋里多了几个陌生人,赶紧把脑袋藏在毛巾被里,然后偷偷掀开一条缝,悄悄观察着外边的情况。我不禁被她的动作逗乐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儿巧克力,小丫头不敢要,但眼睛里还是流露出了那种渴望的神情。她奶奶忍不住笑了,说道:“没事儿,吃吧。”小丫头这才从我手中接过了巧克力。
小文还有一个哥哥,已经成年,去南方打工了。她的父母都在太原打工,爸爸是建筑工人,妈妈是工地的厨师,每年只有夏收、秋收和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平时家中就小文和奶奶,是奶奶照顾她的衣食住行。“我今年9岁,在石村小学上三年级。老师经常来家里看我,但她们不辅导我功课,因为我在班里成绩最好,在学校就把作业写完了!”因为小文是留守儿童,所以学校老师经常来家里探望,村委会也有人定期来家里问寒问暖。小丫头说:“回到家里,我基本上都是跟同学们玩儿,但现在他们不在家。”“他们为什么不在家啊?”我问道。“他们都去外地找爸爸妈妈了。”小丫头撇撇嘴,似乎对这些小伙伴们的“不仗义”有些意见。她奶奶告诉我,这些孩子的父母也都在外地打工,他们暑期都去工地上找爸爸妈妈了。自家孙女因为要上补习课,才没有去。
“现在都是奶奶陪我下棋、唱戏,还给我唱歌,奶奶唱得可好了!如果爸爸妈妈在家就好了,他们总带我出去玩儿,我们去过公园,去过青年洞,去过太行大峡谷,还去过安阳!”
小文这会儿一点儿也不怯生了,手舞足蹈,还在床上打着滚。当我问到她有什么愿望的时候,她立即坐了起来,认认真真地对我说:“我想快点长大,这样我就可以去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了。”
坐在一旁的奶奶,这时候有些动容,默默地走了出去……
在回县城的路上,栗现芳告诉记者,因为林州市是劳务之乡,像小文这样的孩子,只是林州众多留守儿童中普通的一个,而且算是家庭条件中等偏上的。孩子一般由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照顾,吃穿不成问题。但祖辈们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无法辅导孩子们的学习,因此,根据这些家庭的实际情况,老师将对这些留守孩子的主要关注点放在了他们的心理健康和学习成绩上。目前,还有许多家庭条件比较困难或者家中长辈无力抚养的留守儿童,他们的生存现状不容乐观,需要全社会的关注与帮扶。
栗现芳告诉记者,在林州市教体局和市慈善总会的共同努力下,林州市以青爱工程“筹妈妈”大型公益活动为平台,以青爱小屋示范校为基础,以“爱心妈妈”团队为引领,以点带面,共同参与,全面推开,使留守儿童健康成长。“爱心妈妈”团队依托林州市30所青爱小屋示范校和各乡镇(街道)妇联组织,面向全市征集了数百名“爱心妈妈”,在全市帮扶3000名留守儿童。“爱心妈妈”主要肩负起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的责任,解决这一特殊群体心理缺乏关爱、感情缺乏寄托、学习缺乏帮助、生活缺乏照顾等现实问题,以确保他们像正常家庭的孩子一样在良好的环境中成长。“你来得正巧,明天正好有一个与‘爱心妈妈’一起走近贫困儿童和留守儿童的活动。”
第二天,记者来到了新兴社区,见到了“爱心妈妈”项目发起人——龙山街道新兴社区党支部书记牛正军,以及团队常务理事长、新兴社区居委会主任杨燕平。据杨主任介绍,“爱心妈妈”团队创建于2014年,刚开始参加的是新兴社区的20余名爱心人士,如今,团队已发展到95人。其帮扶的对象是:自愿接受“爱心妈妈”团队帮扶的孤儿,无人抚养的儿童,父母双方常年在外务工的留守儿童,父母一方常年在外务工或缺失、另一方因各种原因不能尽到监护责任的留守儿童。团队的初始资金由牛正军书记个人捐赠,后来又面向社会募集。两年多来,该团队先后深入山区农村帮助、资助留守儿童、贫困儿童、孤儿数百人,并与24名儿童“结对认亲”,有数名儿童长期住在“爱心妈妈”家中,安排在市直学校读书,并以优异成绩考上了高中、大学。现在,该团队已发放了两年多的生活补贴,累计向受助儿童捐款30余万元。
这天上午,记者跟随“爱心妈妈”团队来到了合涧镇大南山,见到了与爷爷相依为命的留守儿童小婷。小婷母亲早亡,父亲在外地打工,她一直跟着年迈的爷爷生活。缺乏母爱,让她养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爱心妈妈”拿出了捐款,青爱基地的同志和心理专职教师对她进行专门辅导,但她还是沉默着,因为她不知道这份温暖能够持续多久……
之后,我们又来到了东岗镇木井村,见到了11岁的小丽。邻居介绍,小丽的父亲有先天性痴呆,母亲离家出走,爷爷卧病在床。“爱心妈妈”团队拿出了1500元,并确定一位“爱心妈妈”跟小丽进行结对帮扶……
小祥,从小父母双亡。善良的叔叔婶婶已有两个孩子,但还是把他接回家中,待他如亲生儿子一般,省吃俭用供他上县里的小学。然而,抚养3个孩子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再加上还要赡养老人,结婚时英俊潇洒的叔叔如今已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腰。此情此景,感动得杨燕平主任泪流满面,当即决定自己来当小祥的“爱心妈妈”,在场的人都为她鼓起了掌。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我跟随“爱心妈妈”团队走访了林州多个村镇,见证了他们的辛劳与爱心。还有很多人跟杨燕平女士一样,当即跟孩子结对“认了亲”。在回程的路上,杨燕平主任告诉记者,当“爱心妈妈”的三点要求:第一,开展“双互”活动,即互认互知,双方互相认识、互相了解、真情互动,为结对帮扶打下良好的基础。第二,坚持“双访”制度,即访班主任、访临时监护人,及时掌握孩子各方面近况。第三,坚持联络制度,即“爱心妈妈”定期或不定期以见面、电话、书信等形式与留守儿童联系,与他们沟通交流。
毋庸置疑,农村留守儿童问题,不只是外出务工人员的家庭问题或者留守儿童自身的问题,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综合性社会问题。一个认了“爱心妈妈”的孩子激动地说:“我从小就没有妈妈,现在我终于有了妈妈!”是的,我们要做的,就是给这些留守儿童找到“妈妈”,点亮他们的未来。
(文中留守儿童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玲珑

公告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校方称:不允许大一新生自备电脑可以防止新生沉迷电子游戏。此举能否成为防网瘾良方呢……>>详细
    有碍学业 理当限之
    信息时代 怎能无之
    不知道
    《教育时报•数学导刊》调查